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手机ag.hg0088」民国小开的午后:飞达咖啡馆档次不够,百乐门不去

「手机ag.hg0088」民国小开的午后:飞达咖啡馆档次不够,百乐门不去

2020-01-11 17:51:54

「手机ag.hg0088」民国小开的午后:飞达咖啡馆档次不够,百乐门不去

手机ag.hg0088,原创不易,请勿盗文,违者必究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文/(写日本史的)henry

作者家里曾经是上海著名的民族资产阶级——上海人现在引作集体回忆的泰康黄牌辣酱油和万年青饼干就是作者奶奶家独资的企业——泰康食品厂的产品。前几日听家里老人讲年轻时候经历的故事,觉得可以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也是作为一种回望。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国民政府始终没有能够恢复因为日本侵略者的破坏而崩溃的金融秩序。通货膨胀到了惊人的程度。当时的市面上,政府发行的法币已经如同废纸,只有美金,银元和黄金才是公认的硬通货。

民国末年上海奇景

我的爷爷,我们称他z吧,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富二代,家里做着洋行生意,还有一家香烟厂,一家药厂和意大利餐厅。z在家中7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大。作为长子,他拥有一辆奶油色的英国奥斯丁双门跑车。

不一定是这辆:英国.1954.奥斯丁a30轿车(也称为新奥斯丁七).

z有两个关系很铁的玩伴,是一对双胞胎——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警备司令宣铁吾的两个双胞胎儿子。1947年夏天的某一个下午,宣家两兄弟来到z家,相约出去消遣。z带上了自己年仅9岁的弟弟(讲故事的本尊)。

宣家兄弟开的是国军宪兵队的吉普,他们两个人都是卡其布军装夹克,系卡其布美军式样的领带,z开自己的奥斯丁双门跑车,穿白色的亚麻布西装,系真丝的暗金色领带。并不是这些小开们有多么注重外表,实则当时跳舞场有规矩,不系领带不能下舞池。为了晚上能抱着舞女跳舞,脖子上不得不勒着领带过一天。

卡其布最早是由布尔战争中的英军所穿,此后在一战中加拿大将其作为军服。二战时在牙买加和香港的加拿大军也

四个人开了两辆车,宣家兄弟发现吉普车没油了,于是一起来到当时林森中路(淮海中路)上“噶司令站”(gasoline station)充油。z掏出一块袁大头,让弟弟找一个周围的“黄牛”,把这块银元换成“孙小头”,找换下来的利率差,足够支付两辆车的汽油钱。

孙小头银元

四个人充好“噶司令”,通常是要吃一顿点心的。宣家兄弟听z拿主意,z拿刚才充汽油剩下的零钱给弟弟在杏花楼买一只鸡肉大包一客春卷,然后两辆车开到静安寺路上找一个咖啡馆。通常是凯司令的二楼,飞达咖啡馆档次不够,三个少年通常都是点咖啡和奶油蛋糕,有时候也会要啤酒花生米,z会给弟弟要一客冰淇淋香蕉船。这时候三个人往往还会约一些朋友。

“电影明星韩非是比较经常来的,我也见过石恢,有一次石恢还当场和几个美国兵打起来,宣家兄弟上去帮忙,被打得鼻青眼肿,最后宣家兄弟叫来了宪兵”讲故事的人说到这里非常激动,“美国宪兵戴白色的钢盔,白色的武装带,吉普车还没停稳就纷纷往下跳来抓人,打架的美国兵一看宪兵来了马上逃……”

韩非代表作

让弟弟出去把孙小头换成鹰洋(墨西哥银币,上面刻有一只老鹰),换下来的汇率差足够支付三个人和朋友的咖啡和点心钱。

这时候电影明星们就会给三个小开介绍女朋友。带着女朋友,一群人就会开着汽车去z家在亚尔陪路(今天陕西南路)上的意大利餐厅吃饭。当然是z付钞。但因为是自己家的生意,只需要签单就好。“如果计算花销,账单大概会是5块银元的样子。”老人讲到这里会着重说,“其实吃的也不过就是这些,挪威鲍鱼做汤,烤野鸭子,喝一点白兰地,现在西餐都花里胡哨,真要论味道,还是当年考究,意大利犹太人厨师,回意大利要去敲石头打扫战场,还不如在上海赚钱,做的菜很正宗,也很识相,家里老头子(指我太爷爷)要吃宁波菜也会做,老头子有一次从外面开车回来,看到门卫印度红头阿三手里拎着一只童子鸡来开门,心里被勾起馋虫,也想吃红头阿三的咖喱鸡,意大利厨师也会调油咖喱做咖喱鸡。”

晚上照例是要带着女朋友去跳舞的。百乐门小开们是不会去的,那里“白相宁”(流氓)太多,太乱,舞女也复杂,有钱人不去的。小开们跳舞的首选是仙乐斯,那里人流比较简单。跳舞都是开车去,然后把汽车钥匙交给门童,然后把下午剩下的鹰洋买了舞票。跳舞休息的时候一般会请女伴喝汽水,小开们去仙乐斯跳舞,女伴们喝的汽水自然是仙乐斯的老板请客。晚上舞散场,家里的司机会算准了时间过来问门童把车钥匙讨回来把汽车开到门口等,买舞票剩下的零钱都给门童做了小费,然后众人由各家司机开着车各自送女伴们回家。

一天才算正式的结束。

讲故事的是我的五爷爷,我爷爷的第五个弟弟,五爷爷跟我讲这些故事的时候,充满了羡慕的神情。他告诉我,他那时候还小,我的爷爷z只带他去过一次仙乐斯舞厅。按照五爷爷的说法,那时候的小开们也很捣蛋,但和现在的富二代不同的是他们不会公然的破坏规矩——“那样就会被看作不上品”。五爷爷说他唯一一次被我爷爷带去舞厅是十四岁,我爷爷借给他西装和领带,冒充十八岁。

如果真的要细看的话,民国时候的上海小开们比起现在的富二代们,可能还是要体面不少呢。

往期目录

中世纪的奇葩性生活

教科书为何称他“民族英雄”

埃及人在修金字塔,中国人在做什么?

日本人的起源是哪里?

被邀请出席新中国开国庆典的帮会大佬

新疆是先有了汉族还是维族

死人是怎么结婚的?——聊聊冥婚

抗日战争中,蒋介石是怎么失去南京的呢

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outlook.com(有偿)


w88优德体育登录